一整晚放在里面不拿出来| 我胯下的玩物校花小

  陈芳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略带羞涩的说:“干点别的,不是也可以吗?”

  我去,这女人是在暗示我啊!

  说话间,车子已经停了下来,我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,陈芳就忽然贴了上来。

  我顿时身子一紧,本能的搂住了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。

  软,热,像是棉花糖一样,手感极其美妙。

  可下一秒,我就发现陈芳脸红了,咬着粉唇问道:“你干嘛抱着我,我只是想帮你解开安全带而已……”

  文学

  “啊!不好意思!”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,脸上一片滚烫。

  不过她也是,无缘无故的干嘛帮我解安全带啊。

  陈芳红着脸,费力的帮我解开了安全带,这才轻轻说道:“这个安全带有点坏了,我怕你解不开。”

  我哦了一声,更是无地自容了,我就说么,像她这种类型的女人,怎么会对我有非分之想。

  我尴尬的下了车,低头往宿舍走,陈芳突然按了两下喇叭,然后从车上走下来,给我留了一张名片。

  “相识一场,也算朋友,以后常联系吧。”她微笑着说。

  我点点头,收下名片,看着她开车走远,这才回了宿舍。

  拿着名片,我不禁有点胡思乱想,也不知道她在公司里,是不是也和李月一样,随便就可以和男人乱搞。

  甩了甩头,也没再多想,回到宿舍时,正巧碰见张小爱出门。

  她见我西装革履的,还多看了两眼,疑惑的问:“大白天的,你也出去接客了?”

  我摸了摸鼻子,说出去办了点事儿,并没有告诉她我去公司上班。

  毕竟才一天就被开除,说出去也着实不太光彩。

  她哦了一声,转身要走,可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,眼中流转着坏坏的神色。

  “阿强,你白天没什么事儿吧?”

  听她这么问,我立马就嗅到了阴谋的味道,可出于对上次事件的愧疚,我还是硬着头皮点了下头。

  她莞尔一笑,说:“那你帮我搬点东西吧,太重了,我一个人搬不动。”

  我听不是什么大事,干脆就点了下头,问:“搬什么?”

  “就一个书桌,在我学校宿舍里。”张小爱看了眼时间,笑道:“这会儿宿舍里的人都在上课,咱们现在就去吧。”

  听到这话,我还挺意外的,没想到这妹子竟然还在上大学。

  我答应了下来,换了身衣服就陪她去了学校,在路上闲聊时,我才得知她的一些情况。

  张小爱是南汇大学的学生,文科专业,学习成绩还很优异,在会所打工只是兼职,又为了省点住宿费,所以才在会所提供的员工宿舍里住。

  说真的,我很佩服她,本来还以为她是个混迹夜场的老油条,没想到是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。

  但其实,她身上也有一丝风尘的味道,有时候微微一笑,都会带着一点挑逗的意味,让我很是捉摸不透。

  下车后,我们来到女生宿舍的门口,张小爱买了两瓶饮料,贿赂了看门的大娘,这才带我溜了进去。

  第一次来女生宿舍,我还有点紧张,中途上遇上好几个刚洗完澡往回走的女生,见了我却一点也不害羞,反而朝我抛了好几个媚眼,倒是把我弄得有些不自在。

  “你们学校的女生,还挺开放的哈。”我干笑着,都不敢抬头了,眼前那一双双又长又白的美腿,简直是在逼我犯罪。

一整晚放在里面不拿出来

  张小爱忍俊不禁的笑道:“谁叫你长的好看,大学生里的女孩子,可不比你的那些客人需求低。”

一整晚放在里面不拿出来

  没错,这一个个的小丫头,看我的眼神都像是要吃了我似的,可想而知是有多么饥渴。

  进到宿舍里,不由让我眼前一亮。

  整个房间十分干净明亮,到处都充满了少女的气息,空气中都弥漫着芬芳的味道。

  张小爱拍了拍桌子,笑道:“就是这个,你一个人可以吗?”

  我看了一眼,应该没什么问题,走过去尝试着把桌子抬了起来。

  “没问题,你先去叫个车吧,我慢慢往下面抬。”我微笑着说。

  “不着急,你先歇一会儿。”张小爱指了下左边的床,说:“你可以坐在那,我去给你买瓶冰镇饮料。”

  我点点头,也没客气,等她出门之后,我就坐在了她的床上。

  可刚一坐下,我就在枕头下面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,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一根女人的玩具!

  玩具是紫色的,十分粗大,我万万没想到,张小爱竟然这么重口味。

  闻一闻,上面有女人独有的味道,我更是在上面发现了一根弯曲的毛发,略微有些发黄。

  “好像是刚用过啊……”

  我挑着眉头,自语了一句,张小爱都好久没回来住了,这应该不是她的东西。

  正想着,宿舍大门被推了开,一个身材高挑的妹子走了进来,浑身上下就只围着一条浴巾,模样十分的讨喜。

  她看着二十出头,五官很精致,即便是素颜,也透着一股狐媚性感的味道。

  “呀!”

  妹子惊呼了一声,倒是没有惊吓,而是惊喜的说道:“这是从哪来的帅哥啊,该不会是老天爷送给我的礼物吧?”

  我赶紧站起来,解释道:“那个,我是张小爱的朋友,帮她来搬家的。”

  妹子摆摆手,一点都不在乎,走过来细细打量我一番,舔着粉红色的小嘴唇,眼中泛着春水,满脸都是欢喜。

  “朋友,是男朋友吧?”妹子绕着我转了一圈,小脚丫在地上留下湿哒哒的脚印,身上满是诱人的香味儿。

  “不是的,普通朋友而已。”我紧张的要死,汗是越来越多。

  “热吧,脱衣服凉快一下嘛。”妹子很是大胆,伸手就来抓我的衣服,笑道:“没关系的,大家都是自己人,你别害羞嘛。”

  我正推脱着,张小爱就回来了,见到我俩纠缠在一起,眼中明显闪过一抹复杂之色。

  “呦,小爱回来了,怎么带了朋友过来也不说一声,人家都没穿衣服呢。”妹子撒娇似的说道。

  张小爱扯了扯嘴角,说:“就是回来搬桌子,怕打扰你们就没说,小羽,你今天没课吗?”

  小羽摇摇头,娇笑着说:“有啊,但不想去了,家里有个小帅哥,我哪还舍得走呀……小爱,给我介绍一下呗?”

  这妹子眉飞色舞的,一直都贴着我,我能感觉到,她是真的对我感兴趣。

  如果不是张小爱在这儿,我都怀疑她会强上了我,真的!

  “啊,这是赵强,这是我室友秦羽墨。”张小爱敷衍似的介绍一番,而后气呼呼的把饮料塞进了我怀里。

  我一看就知道,她这是不爽我刚才的做法了。

  本来我是想抬桌子赶紧走的,可秦羽墨一直粘着我,我根本就没机会脱身。

  “我去叫车,你也赶紧下来吧。”

  冷不丁的,张小爱甩下一句话就走了。

  能看得出来,她绝对是生了我的气,而且还气不轻。

  我颇为无奈,可也实在没办法,身边有个大美女黏着,我怎么好意思推开她。

  等聊了几分钟,我就说还有急事儿,得先走了,秦羽墨这才松了手放我离开。

  可正当我要出门的时候,她竟然当着我的面,就把枕头下面的振动棒拿了出来,随手扔到了上面的铺位上。

  见我愣神,秦羽墨娇媚一笑,媚眼如丝的说道:“怎么,你想看我用它的样子吗?”

  我赶紧摇摇头,逃似的抬着桌子离开了宿舍。

  出去后,我还忍不住脸红心跳,没想到现在的女大学生,思想这么的前卫。

  出去时,张小爱已经租了一辆人力三轮车,交代好地址后,我俩便打车先回了宿舍。

  文学

  这一路上她都没怎么跟我说话,知道她不开心,我便有意逗逗她。

  “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?”我微笑着问。

  “吃醋?”张小爱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,一下子就炸毛了,气呼呼的说:“谁会吃你的醋啊,你少做梦了!”

  “没吃醋,那你生气什么?”我又问。

  “我那是气不过,秦羽墨什么眼神儿,竟然还能看上你,真是瞎了眼了。”

  听这口气,明显就是口是心非。

  我笑了笑,也没逼急了她,转而问她,“我帮你搬家,你还出口伤我,有点不地道了。”

  她翻了个白眼,说:“大不了请你吃顿饭嘛,搬个桌子而已,还想要我以身相许啊,小气鬼。”

  我说也行,吃什么你定,我就等你消息了。

  见我脸皮这么厚,她也不跟我多做口舌,一直等我把桌子搬到她的房间,见我累的跟狗似的,她才对我有了点笑脸。

  “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吧,还有两个小时开工,我请你吃冷面去。”张小爱微笑着说。

  我点点头,也真是热得够呛,赶紧就去洗了个澡。

  等我出来时,就见张小爱正在打电话,脸上堆着牵强的笑容,说着,“好啊,那我等你们过来。”

  挂断电话,我问了一句谁啊,你有朋友要来吗?

  她点点头,说是秦羽墨,她晚上要带朋友过来玩。

  我愣了一下,说她来干什么,咱们会所消费可不低,她有那么多钱吗。

  张小爱说,秦羽墨是个富二代,钱她不缺,缺的是男人。

  说这话的时候,她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笑了笑说:“看来你今晚有生意了,恭喜哦。”

  我明白她的意思,但也不太相信,那漂亮妹子会冲着我来。

  可事实证明,我还是小看我在这一行的魅力了。

  晚上开工后,没过十分钟就有人点了我的名字,说让我去1004包厢去陪客,来的是个岁数不大的小姑娘。

  一听这基本信息,我就猜到了这位客人是谁,但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  但杰哥倒是很开心,拍着我肩膀说道:“你小子行啊,名声挺大的呀,这才几天而已,竟然都有人专门找你了。”

  我笑了笑,说:“还是多亏杰哥提拔。”

  “少来,我只是个引路人,还是你小子本钱够足。”杰哥笑着,说道:“你去吧,我一会让人送瓶红酒过去,算哥账上。”

  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”我受宠若惊的说。

  “这是你第一个指名单子,值得庆祝。”杰哥爽朗的笑道。

  说到这儿,我也没再推辞,随着杰哥的带领,我就去了1004包厢。

  推开门后,我都没敢抬头去看,习惯性的说道:“尊敬的客人您好,我是技师赵海,接下来由我为您服务,希望您能满意。”

  “进来吧,把门关好。”女人娇媚一笑,声音中都透着诱惑的味道。

  我抬头一看,秦羽墨正侧卧在床上,浑身上下只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,一对丰硕的饱满呼之欲出,欺霜赛雪的皮肤,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无比诱人。

  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