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川媚:回顾22年从艺路 勤奋刻苦是最大感触

>>点击图片查看专题<<

  【编者按】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。70年,或许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只是弹指一瞬,但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城乡面貌焕然一新,人民生活日益 美好。为此,南海网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——开设“70年·70张照片·70个故事”专栏,广泛征集70张老照片、70个动人故事,通过光影世 界的“时光机”,回首70年间神州大地的沧桑巨变,讲述普通百姓的家国情故事。

1995年,林川媚(前)在海南省艺校教室里练习琼剧。 受访者供图

  2019年4月26日晚,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奖名单在广西揭晓,我凭借在琼剧《冼夫人》中的精彩表现,成功摘得中国戏剧梅花奖,这是海南省近年来收获的第三个梅花奖。回顾22年从艺之路,勤奋刻苦是我最大的感触。我觉得机遇是掌握在有准备的人手里的,正是扎实的功底令我得到海南省琼剧院的看重,让我有机会来挑战反串老旦冼夫人的角色。

  我是误打误撞闯进梨园的。初中毕业时,一直学习声乐的我梦想着能进入音乐专业院校学习深造,然而,那一年海南省艺校声乐专业却没有招生。经老师劝导,我极不情愿地选择了琼剧专业。

林川媚(右)在海南省艺校排练琼剧。 受访者供图

  学习琼剧的头两年,我始终在“混日子”,直到后来,在多位老师的耐心启发和引导下,才渐渐激发了我对塑造人物的兴趣,感受到了挖掘人物性格的乐趣。我没想到,听似枯燥的唱腔竟然有着如此多的奥妙,看似呆板的戏曲程式也竟然有着这么多的讲究。

  渐悟之后,我凭借自身天赋和良好的嗓音条件开始发力,舞水袖、跑圆场、练身段、耍花枪、吊嗓子、学唱腔……我一件都不敢懈怠,尽力弥补前两年落下的功课。也正是那段时间的勤学苦练,我为自己的基本功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林川媚(右二)在海南省艺校教学时和李明玉老师(左二)合影。 受访者供图

  那段时间,我每天早晨5点开始练习走圆场、练嗓、练动作,穿着厚重的绣靴绕着整个场地练习。暖身后就开始练习基本功,兰花指一竖就是几个小时,手指抖得不行,收回来时许久都没有知觉。练习转眼珠也是一项很重要的基本功,就是将眼珠子上下左右不停地旋转,以便跟上声乐节拍及人物的感情变化,在长时间的练习中,眼睛经常会干涩,会发疼。

  2006年,琼剧选秀活动——“呀喏哒嘀”琼剧秀场比赛悄然兴起。琼剧导演李明玉动员当时受聘于省艺校兼任教师的我参赛,李明玉认为年轻人应通过比赛展现自我,我当时不以为然,但不好违拗老师,便应付地参加了海口地区的海选,没想到一段清唱下来,自己竟然没能进入海选的前50名。

林川媚在“呀喏哒嘀”琼剧秀场比赛中获得冠军。 受访者供图

  尽管是出于敷衍,但这样的名次让身为专业演员又兼任教师的我感到羞愧。为了证明自己,我开始调整自己的态度,从哪里摔倒便从哪里爬起来,由于当时前50名名额不足,我幸运地候补进入海选。

  就这样,我带着一股韧劲过五关斩六将,凭借《重台恨别》《断桥》《生葬皇陵》等唱段一举摘得了首届“呀喏哒嘀”琼剧秀场桂冠,被观众称为一只“黑马”。从那时起,“林川媚”这一名字开始为广大观众所熟知,我在比赛中演唱的“含悲饮恨跨马鞍”,一时间成了最受观众喜爱的唱段之一。

林川媚(左)在“呀喏哒嘀”琼剧秀场决赛期间和王英蓉老师合影。 受访者供图

  那次选秀比赛,我收获最大的不是夺得冠军,而是通过这个平台,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琼剧代表性传承人王英蓉的传承弟子。

  我还记得当时在比赛前,我在舞台侧幕内抓紧时间练习,不怕弄脏衣服,该跪则跪,该扑则扑,这一点引起了评委王英蓉老师的注意。王英蓉特地走到我身边,意味深长地赞扬了一句:“我观察你很久了,你很积极很认真啊!很像我年轻的时候,执着投入。”旁边一位朋友便顺势搭了话:“您还没有徒弟,要不收她做徒弟吧?”王英蓉当时笑了笑,虽没明确表态,但在之后的赛事中,总会有意无意地给予我指点。老师愿教,求之不得,一来二去,我便和王英蓉熟络了,只要有时间,我就主动地到老师家里拜访求教。2007年,在有关文化单位的牵线搭桥下,我名正言顺地成了王英蓉的入室弟子,为自己的演艺生涯贴上了一个分量极重的标签。

林川媚在琼剧《九龙金丝帕》中剧照。 受访者供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