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经过啊摁H

- 编辑:admin -

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经过啊摁H

我和莱姨都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,我飞速地整理床铺,不想被来人看出什么,莱姨紧张不已地一边整理她的头发一边眼神示意我坐到沙发上,让我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。

我当然会意,快速整理好床铺后,我就坐到了沙发上,顺手拿起旁边一本作文书看起来。

“别敲了,别敲了,来了,来了……”莱姨边说边走向门口,然后把门打开。

但打开门后,莱姨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对方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!

“大白天的在家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呢?这么久都不开门,嗯?”我向门口看了一眼,原来是个长相还不错的女孩子,只不过她一身潮衣打扮,头上还梳着脏脏辫,一看就是混社会的那种女孩。

“雪念,你来了啊?你这孩子总是胡说八道,什么叫我在家鬼鬼祟祟了?我怎么鬼鬼祟祟了?刚你敲门时我正在厨房做饭呢,手上都是油,总得把油手洗了才能来开门吧,你说是不是?”莱姨陪着小心跟对方解释,当然了,她撒得这谎一般人都能听得出来。

“行了,少废话,你爱干什么干什么,跟我没关系,我也不关心,我来是来要我爸的赔偿金的,赶紧拿钱来!”女孩子根本不理莱姨这一套,直接说明来意。

莱姨尴尬地笑了笑,这时,女孩子开始在屋子里乱转,她把莱姨家的几个房间包括厕所和厨房全都转了个遍,走到莱姨卧室时,她当然看到了我!

虽然我尽力做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,但俗话说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我想我脸上的慌张应该被她看了出来。

果然,她对着我撇了撇嘴角,鼻子里冷哼一声:“切~”

“你好,我叫赵立,是曾林的好朋友。”我做自我介绍说,虽然她有可能已经看出什么蛛丝马迹,但我该装还是得装,我总不能主动承认自己刚刚跟莱姨做过那种羞羞事吧?虽然是想做但未遂。

这时,莱姨赶紧冲进了卧室,朝女孩一笑,跟她介绍我说:“雪念,这孩子叫赵立,是曾林最好的朋友,他来找曾林玩,结果曾林有事出去了,我让他在家里等,一会儿曾林就回来了,他俩从小就要好,我总不能让他白跑一趟不是?”

然后她又给我介绍女孩:“赵立,这是雪念,我亲侄女,我弟弟的女儿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我再次冲着来雪念笑了笑。

莱姨脸上透着尴尬,她也在极力掩饰着。

我也陪着笑,然后不再说话,重新坐回沙发,拿起刚才那本作文书装作认真看起来。

就在这谎话快成真的时候,我瞥了莱雪念一眼,只见她正盯着床上一个东西看,我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,OMG!那是我的内裤!
 

刚才穿衣服时太慌张,竟然忘记穿内裤了!

怪不得我感觉身上怪怪的,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样,原来是直接把长裤子套身上了……

不过,莱姨倒是没注意到莱雪念的眼神,莱雪念也没纠缠这事,她只是又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然后就转过身冲莱姨说:“行了行了,你家里有什么客人我不关心,我只关心我的钱,我爸的钱,我家的钱,你凭什么私吞我家的钱,给我拿出来!”

文学510857616.jpg

莱雪念一心要钱,怪不得没纠缠我和莱姨之间的……见不得人的那种事,这样也好,我心里松了一口气,否则,如果她真走过去拿我的内裤在我和莱姨眼前晃一圈的话,那我和莱姨的谎话可就真的圆不过去了,那丢人就丢大发了!

莱姨继续跟莱雪念陪着笑脸,说:“你这闺女,又说这个,我哪里有钱啊?其实我以前是骗你的,我怕你心里不舒服,没安全感,就撒了个谎说你爸爸留下一笔赔偿金,说等你长大了给你,我那都是善意的谎言啊!”

“得得得,你可拉倒吧!谎言?我看你现在说的才是谎言吧!少废话,快把我爸的钱交出来!”莱雪念说着就开始动手了,当然她不会对莱姨动手,她再怎么样也还不会伸手打莱姨,但她对莱姨的家动手了!她随手抄起一个凳子就朝地板砖上砸下来,那声音“咣当”一声特别刺耳。

“你别砸,别砸呀……”莱姨仍旧陪着好话。

莱雪念走出莱姨的卧室,向客厅走去,一边走一边随手抄起什么东西就往地上砸,走到客厅里,她又砸了好几样东西,比如花瓶,电视遥控器,沙发上的靠垫,还有凳子等等很多东西,总之她是手里拿起什么看也不看就直接往地上砸。

莱姨劝不下来,这个时候这个家里就我一个男人,虽然我还未成年,还只是个男孩,虽然我也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,只是一个客人,但我还是得做个男子汉的样子吧,我冲进客厅,对莱雪念说:“别砸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