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灌满玉壶h|后宫动漫里番吧

- 编辑:admin -

韶灌满玉壶h|后宫动漫里番吧

说完,我在一张椅子上坐下,深吸了一口气,定下心来拿过几张空白A4纸,开始在上面写几个方案需要改动的细节。

白薇没有赶我走,冷冷地看了我片刻,然后拿手机打电话给项目组其他人。

她大概是真的在玩激将法吧,也应该知道这个项目没什么希望了,所以就拿我来死马当活马医,临时再刺激刺激我,就像赶牛犁田一样。

对她来说,就算我没拿下项目,她也没什么损失,反正她自己或其他人都试过了,他们搞不定。

万一我真搞定了,她也不可能会给我睡。

这女人我基本看透了。

而我,只是想证明自己,证明给林洛水看而已。

至于能否拿下项目,我也没多大把握,只能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尽力而为。

项目组的人到齐之后,我收起自己的放浪和不羁,把写好的改动细节给了白薇,和他们逐条逐句地讨论。

期间,白薇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告诉我们:BTT会在明天上午再给我们安排一次正式的商务会面。

也许明天就是智文软件最后的机会。

说完,白薇定定看了我片刻,似乎很艰难地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说:“明天的商务会谈,由秦川主导。”

会议室里陷入了安静,短暂片刻后项目组所有人纷纷把目光投到我身上,没多久又低头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。

“我反对。”很快有一个男的站了起来。

文学

我瞄了一眼,是项目小组地位仅次于白薇的副组长,钟康宁。

“白总,秦川刚进公司没多久,正式接触这个项目才一天,由他来主导谈判,恐怕不太合适吧。”

听到钟康宁的反对,白薇没出声,而是眼神平静地看了一圈项目小组其他人。

钟康宁接着说道:“白总,据我所知,秦川半个月前就正式入职了,但刚上了两天班就连续几天无故旷工,也联系不上人,我是想说,小组其他同事难以对他产生足够的信任,却欠缺配合协作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又有一个女的站起来,说:“白总,我觉得钟经理说的有道理,BTT这个项目对我们公司来说太重要了,我希望您能慎重考虑。”

“白总,我支持钟经理的意见。”

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,小组的人纷纷站起来表态,八个人中就有六个人反对白薇的意见。

看来,白薇也并不是说一不二啊,在这一个小小的项目组里都做不到。

但我入职那天,那个人事专员说她是集团老总的千金,好像不太合理啊。

当时我也没仔细问,所谓的集团老总,是董事长还是CEO?亦或是其他董事?已经退下来的创始人?

“都说完了吗?”正疑惑的时候,白薇终于开口了。

她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圈,说:“上次会谈的情况,大家还记得吧?翻译对商务和专业术语的生疏,让那次会谈断断续续,我们根本无法进入节奏,更无法掌控甚至无法引导谈判的方向,一直在技术层面来回绕圈。”

“那次谈判完全是失败的。”白薇突然在这一句加重了语气。

“要拼技术,我们拿什么来跟硅谷拼?不能把谈判引导到对我们有利的方向,我们还有跟BTT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吗?

“秦川懂泰语,我看过他的资料,国际贸易毕业,在大学时就拿到了泰语Cutfl高级证书,有四年销售经验,具备一定谈判技巧,所以我选择他。

“既然你们反对,那就告诉我,明天由谁上?”

说罢,白薇往后靠在椅背上,两手环胸,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人。

我也靠在椅背上,惬意地看热闹。

看来,白薇这女人并不是胸大无脑,还是有点料的。

但她没说明原因,没把我和沙迪颂说的那一套东西搬出来,更没有说什么个人魅力,只拿泰语来说事而已。

但就只凭着泰语这一条,就足够让项目小组的人无言以对了。

因为BTT这个项目来得太突然,让智文软件的人没有太多时间准备,他们当中只有两个人懂泰语,还只是新招半桶水而已,翻译倒是有一个,讲得很标准。

但那翻译是搞旅游的,搞不明白商务和软件技术层面的专业术语……

而且,BTT的大部分高层就只懂一点日常英语而已,用英语谈业务也不实际,也一样要翻译,这就导致了白薇和其他人无法用感染力说服对方,只能通过翻译一句句地来回转圈,无法把谈判带到自己有利的方向。

“好了,就这么决定了,明天的会谈由秦川主导,大家都抓紧时间修改方案吧。”白薇再次发声。

没人再反对了,那钟康宁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,也跟着其他人埋头工作。

既然没人挑我的刺,我自然也懒得搞事,就当刚才的事没发生过一样,和小组其他人讨论方案的改动。

直到夜幕降临,最终方案才定下来。

到酒店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,回房间的路上,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疑惑地接通电话,里面穿出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:“秦川,你好,”

“洛水?”我微微一愣。

“嗯,我在你们酒店对面的咖啡厅,可以和你谈一谈吗?”

“有什么好谈的?”我下意识地说。

但刚说完,我就后悔了。

是啊,我和林洛水没什么好谈的了,但我还是后悔,因为我还想见她,我忘不了她。

林洛水没有回答,我陷入了沉默。

我们都同样没有挂断。

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
就在我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,林洛水终于用似乎带着苦涩的语气说道:“秦川,对不起。”

我放缓语调:“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个,没什么必要。”

“不是,我还想和你聊一聊其他的,比如你现在的工作……如果你不愿意,那就算了。”

我有些犹豫,闭着眼深呼吸了一口,说:“我现在过去。”

“谢谢,我等你。”

挂断电话,我忍不住暗骂了一句,骂自己没出息。

但骂完之后,我还是转身出门,坐电梯下楼走向对面的咖啡厅。

那是一间安静的咖啡厅,放着泰国的民俗老歌,节奏轻缓地在昏黄的光线里弥漫。

林洛水坐在靠窗的位置,桌上一杯咖啡,一朵插在花瓶中当地盛产的玫瑰,开得很娇艳。

我朝她走去,看着她那张在温和灯光下愈加显得柔美的脸。

她站起来,朝我露出一个依然熟悉的,和以前一样甜美的笑容。

我朝她点头,坐下。

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开口说一句“你来啦”,或“你还好吗”之类的废话。

“先生,请问您要点什么。”

穿着绣有各种花纹服饰的泰国服务员走过来,用泰语礼貌地问了一句。

“有大象啤酒吗?”我也用泰语问道。

“先生,有的。”

“拿一瓶,谢谢。”

“好的,先生稍等。”

服务员走开后,林洛水似乎找到了开场白,笑着说:“我差点忘了你泰语说得很好。”

我笑了笑:“可以理解,你要是没忘记,那才叫不正常。”

林洛水听出了我话里的讽刺,脸色一阵黯然。

我没说话,拿出烟盒,抽了一支叼在嘴里。

“这里不可以抽烟。”林洛水突然提醒道。

我这才想起,泰国所有室内公共场所禁止抽烟,街上人多的地方也不行,就连海滩也禁止抽烟,被抓到不但会罚款,甚至会坐牢。

无奈地把烟收起来,我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找我过来,想谈点什么?”

林洛水有些犹豫:“你现在在智文上班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她突然莫名其妙地问道。

我有些想笑:“除了工作挣钱之外,还能有什么为什么。”

她用一种我猜不透的复杂眼神看了我一眼,然后低下头不说话。

服务员把啤酒端上来了,我倒了一杯,自顾自地喝了一口。

她也端起咖啡杯轻轻地抿了一小口。

她又忽然开口:“秦川,我只是想知道……你进入智文软件,并来到清迈,是不是因为我?”

“因为你?”我愣了一下,有些茫然。

“因为我跟你分手,所以你故意去智文,故意来清迈谈BTT那个项目,你……你恨我,对吗?”

我愕然,继而哑然失笑,很快又有一种莫名的悲哀。

为我自己感到悲哀。

原来,我在她林洛水眼里,是这么的不堪。

而我,还傻乎乎地忘不了她,愚蠢至极地想见她。

我特么就是个煞笔。

我不想回答林洛水这个问题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因为被她说中了一半,我确实是因为她才蹚BTT这趟浑水的。

“秦川,对不起。”她又再次道歉。

“呵呵。”我笑了一声,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。

喝完该走了。

“听说你在智文软件并不受欢迎,对吗?”林洛水又突然问道。

我又微微一怔。

林洛水肯定知道今天下午在会议室发生的事,否则她不会这么问。

一个小组在谈项目的时候,内部发生的敏感事件,是决不允许往外传的,更何况是传到竞争对手那里。

看来,智文的项目小组有内鬼,至少也是个跟林洛水或者跟那姓曹的关系很好的人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