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厨房要你~说我把他榨干了

- 编辑:admin -

在厨房要你~说我把他榨干了

文若娴满意道,“对了,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,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?”

 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,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。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,毕竟身板在那搁着,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。

 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,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,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,他难道这么强?

  一想到这里,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,自己真是捡到宝了,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,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!

 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,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,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,不等第二次了!就直接来!

文学100117.jpg

  “大奎,你过来,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,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;你按老师的吩咐来,过来坐下。”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,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。

  张大奎走过去,傻头傻脑道:“文老师,只要能治好我的病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  等张大奎坐下,文若娴走过来,分开腿,略弯着腰,咬着下唇,柔情似水,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,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。

 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:“文老师,我…我要做什么吗?”

  “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,老师自己来……”

很快张大奎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,心情激动的同时也忍不住腹诽,这女人也太浪荡了吧,上来就想要。

  不过眼下他却是不能主动,必须要让文若娴把控着节奏,这样才不会被她发现自己伪装傻子的事情。

  听着隔壁老公在上课的声音,文若娴心里还有些忐忑,万一待会自己的声音太大让他听到该怎么办。

  可没想到的是周一蒙竟然这么配合,直接带领全班学生朗读起课文来。

  他朗诵一句,下面的学生就跟着朗诵一句。

  就在学生们齐声朗诵课文时,文若娴也就趁机和张大奎开始最后一步的动作,而她也不由自主发出了痛苦的轻语声。

  她的声音很大,要不是隔壁正在朗读课文,她的声音肯定能被隔壁听到!

  张大奎心知肚明是自己太厉害了,但他却故意装傻道:“文老师,你怎么了,为什么你的声音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啊?”

  不过这会文若娴实在没法回答他的问题,因为她太疼了。

  “没……没事的,这是给你治病的正常反应。”文若娴强忍着疼痛勉强笑道。

  张大奎点点头,傻傻道:“不过真像文老师你说的,我现在可舒服了,就是感觉有点不适应,文老师你平时给人治病的时候也是这样吗?”

  文若娴瞥了他一眼,心里却是忍不住苦笑,眼前这个傻子当真什么都不懂吗?

  不过她还是强忍着笑道:“这个是……正常的,你不要说话,让文老师给你治病就行。”

  说完她就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给张大奎治疗起来,只不过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,她用最擅长的方式还是觉得落了下风,更关键根本压抑不住自己想要喊出来的欲望。

  隔壁的朗读还在持续着,她老公周一蒙朗读一句,下面的学生跟着朗读一句。

  每当学生们齐声朗读时,文若娴就趁这个机会发出声音一次。而当到了周一蒙朗读时,她就咬紧牙关不吭声。

  看着文若娴的样子,张大奎舒服的同时也忍不住想笑,周一蒙要是知道他老婆就在隔壁教室干这事,而且还是和他眼中的傻子一起,估计恐怕得直接哭晕在教室吧!

  隔壁的周一蒙也觉得有些奇怪,每当学生们朗读时,他总是隐隐约约听到妻子文若娴的声音,似乎还是那种轻轻的喊声。

  不过因为学生声音太大,所以他分辨不出来。这时他直接对学生喊道:“大伙先不要朗读,阅读课文一分钟!”

  话音刚落,隔壁刚想叫出来的文若娴赶忙捂住小嘴,这才没叫出声来。

  她吓得额头都渗出汗了,也不知道是因为吓得还是因为刚才做了这么激烈的运动。

  张大奎也是吓了一跳,没想到隔壁朗读到一半突然就停止了。

 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,文若娴紧紧捂着小嘴巴,一动也不敢动。她倒不是真的不敢动,只不过她怕动一下的话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  周一蒙竖着耳朵听了一会,却再也听不到文若娴的声音了。他以为自己刚才是听错了,也就没在意,只是心里却是想赶紧放学见到老婆。

  下午两节语文课都是他的,上完这节课他还得再上一节课。而之后文若娴又要上课了,所以两人只有等放学后才能见面。

  不过他再怎么想也想不到,他老婆文若娴其实就在隔壁,距离他的距离甚至还不到两米!

  “好了!大伙继续朗读吧,跟着我一起朗诵!”周一蒙喊道。

  随后他们就恢复了之前的朗读,而文若娴也终于松了口气,双手勾着张大奎的脖子继续为他“治疗”。

  张大奎觉得舒服死了,这种感觉简直没法想象,从生理到心理都是那么的舒服。最舒服的还是那种报复性的快意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