颤抖外翻红肿/撞击拍打 囊袋

- 编辑:admin -

颤抖外翻红肿/撞击拍打 囊袋

林子惠忍不住,双眸睁大,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。

不知道陈正做了什么,只感觉一阵酥麻的感觉,让她忍不住的抱住陈正的脑袋,紧紧的按进怀里。

“喔…”

听到嫂子这么说,陈正觉得这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鼓励,忍不住……

弄得林子惠娇嗔不断。

感受到阿正的手,林子惠瞬间清醒过来,羞愧的说:”阿正,你在干什么?“

文学903110259184.jpg

阿正没有想到,嫂子竟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,紧接着装傻说:“嫂子,我……“

不知道应该怎么说,强忍住胀感,停下来看着嫂子。

等陈正的手一离开自己的身体,一阵空虚感瞬间袭上心头。

“阿正……”

看着嫂子动情地样子,他真的好像冲上去。

“嫂子跟你做一个游戏,但是你不能跟别人讲,好吗?”

听到嫂子这么说,陈正就反应过来,嫂子要跟自己说什么事情。

内心无比激动的说:“嫂子你说。”

看着呆呆傻傻的小叔子,心里很可怜他,便说:“你在跟上一次一样,亲吻一下这里,好不好?”

林子惠的语气中,带着些许的恳求。

阿正慢慢的移到嫂子的身边,颤抖的双手一点一点的解开。

“是这里吗?”

林子惠很羞愧的点了点头。

内心很激动,不过,假装很镇定地趴下去。

阿正抬起头来,看着陶醉其中的嫂子,感觉自己混身上下都有一阵火在燃烧。

陈正备受煎熬。

林子惠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被男人伺候,是这么的舒服。

不知道是不是陈正故意的,那种想要亲吻又不靠近的感觉,弄得林子惠特别的难受,她觉得自己要被他弄疯了。

刚打算说话的时候,看到陈正一脸委屈的抬起头来,说:“嫂子,阿正现在好难受。”

林子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心里惊讶的同时,对着陈正说:“阿正乖,阿正现在开始睡觉,嫂子让你舒服一点,好不好?”

陈正当然知道,嫂子嘴中得舒服点是什么事情。

假装不懂得点了点头,平躺在床上以后,就开始睡觉。

感受到嫂子的小手。

整个内心都变得激动起来。。

林子惠很惊讶的看着眼前,内心不断地感叹。

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。

“嫂子,为什么它变得这么这样了,我是不是病了?”陈正假装懵懂的说。
 

林子惠笑着说:“你没病,等你明天睡醒,就没事了。”

既然嫂子这么说,陈正假装自己没有反应过来。

低头看到林子惠亲吻了几口。

一阵麻酥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。

陈正心中有一种冲动,想按住她的脑袋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林子惠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
林子惠懊恼的想,自己这是在干什么。

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后,假装很冷静地说:“阿正乖一点,快点睡觉。“

“不嘛,我很难受。“陈正撒着小孩子脾气,内心一点都不像结束。

特别是看到嫂子情动的笑脸,红扑扑的,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一口。

“阿正,乖,时间不早了,嫂子明天还要上班,你现在乖一点睡觉好不好?“林子惠细声细气的说。

虽然,和丈夫大吵了一架,但是,她还是做不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。

并且,林子惠心里很明白,他不想让自己来城里,就是担心自己受到欺负。

现在冷静下来,想通了,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。

可是苦了陈正,涨的难受,很想出去冲个冷水澡,降一下自己身上的邪火。

强忍住内心的舒服,进入睡眠。

可是,一直处于空窗期的林子惠,被阿正这么一弄以后,睡不着。

要不是,阿正是自己的小舅子,恐怕……

忍不住,林子惠开始自我满足了。

陈正本来难受的要死,就在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,听到这种声音。

悄悄地睁开眼睛,看着嫂子的样子,真的美极了。

虽然自己经常和嫂子一起睡觉看到这一幕,脑子嗡嗡的叫,很想冲上去。

“阿正……快点……”

天呢,难道嫂子安抚自己的时候,想的自己的名字?

这种想法深深的刺激了阿正的大脑。

看来,嫂子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。

那自己是不是可以……

虽然,陈正心里这么邪恶的想着,并没有做出实际行动。

他很担心嫂子会看出破绽来。

陈正内心的火苗不断地燃烧,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,假装半夜醒过来,迷迷糊糊的说:“阿正很难受……。”

没有想到,阿正会突然醒过来,有点猝不及防的说:“你怎么醒了,别睁眼。”

可是,阿正是一个傻子,怎么可能这么听话。

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嫂子前面的美好,很委屈的说:“我渴了。”

林子惠叹了口气,给陈正倒了水,喂他喝下去后。

“快点乖乖睡觉。”

喝完水的陈正哪里睡得着啊,一直缠着林子惠讲故事,讲了好久才睡。

次日大清早,就被一阵敲门的声音吵起来了。

林子惠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,往门外走去。

出去一看,竟然是邻家姐姐刘玉芳过来探望陈正。

连忙把他邀请进去。

看着被她收拾的这么干净的物屋子,刘玉芳很羡慕的说:“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干,不过,我都进来这么久了,为什么还没有看到阿正?“

林子惠小脸一红,有点羞愧的说:“他应该还没有睡醒。“

刘玉芳笑着说:“阿正在哪里睡得?时间都这么晚了,我过去叫他。“

说着,也不管林子惠跟自己说什么,就往她前面的房间走过去。

没想到,推开门的时候,刚好看到阿正赤裸着上半身,正打算穿衣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