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余年诞生记:青春献给这个故事值得

- 编辑:admin -

庆余年诞生记:青春献给这个故事值得

By 人物

在见完程武和曹华益搭建的整个主创团队后,张若昀觉得大家「在干一个很大胆的事」。

「大胆」首先来自类型的选择。近年来影视剧行业流行的大都是「女频」戏,「男频」剧的成功改编案例极少。「宫斗戏或者大女主的戏是最主流的产品,可能也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。」因此,「大胆」首先意味着风险。

在张若昀看来,「大胆」的背后其实是程武、曹华益等主创对《庆余年》这个IP和它携带的价值观的珍惜。「我觉得他们特别珍惜这个项目,就是一个有价值的IP遇到了一群狂热的主创分子」。

「非我莫属」

「不好意思,我这话可能有点直接,但我还是想这么说——」

2016年底,在看完《庆余年》小说和剧本后,作为备选男主角之一的演员张若昀在与出品方和导演首次见面时,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相当「不客气」:

「小范大人已经非我莫属了。」

在张若昀十年的演员生涯中,他承认那是他争取角色过程中「最特别」和最直接的一次。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与角色的「强烈连接感和非我莫属的那种东西」,就像「一幅画卷在眼前展开之后,我一下就看到了其中我的位置」。

在《庆余年》这幅画卷中「一下就看到」自己位置的,不只后来如愿出演男主角「范闲」的张若昀。

(《庆余年》中的张若昀)

2016年9月1日,演员沈腾的婚礼上,导演孙皓和新丽传媒董事长、业内知名出品人曹华益遇见了。两人隔坐在两张桌上,不知谁先聊起网络文学,发现「两人都是《庆余年》书粉」。

孙皓回忆,「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,他是学文学的,我是学表演的,我们俩说现在做应该做什么戏,应该是既让我们蛮感动的,市场也蛮感动的那种,那《庆余年》绝对是一个让人很嗨的项目」。

那天,曹华益先起身离开了婚宴。当时他并没有告诉孙皓,小说的影视改编权还在争取中,结果未知。因为太想做成这个项目,编剧王倦已在曹华益授意下着手《庆余年》的剧本改编。隔了一段时间,孙皓拿到了王倦已经完成的15集剧本,他给曹华益打电话,「一气看完了,特别兴奋」。

而在王倦这里,「接这个项目一开始算是一个意外。」曹华益最早找到他的时候,「其实是因为另外一部作品」。饭桌上,大家聊到了《庆余年》,曹华益说正在争取《庆余年》的版权,「然后机缘巧合之下」,王倦答应「先做改编方向」。

十多年前,王倦用半年多时间看完了猫腻从2007年5月开始在起点中文网上连载的小说《庆余年》。那时他刚离开设计师行业,转行做编剧没多久,一开始写情景喜剧,「算是养家糊口」。

如今回想起来,当时的王倦根本没有想过类似这样的小说有一天可能会成为电视剧。那段时间,他纯粹是作为一个读者去追小说。因此当多年后,拿到这个本子要做改编的时候,他有一种「好多年之后再见到老朋友」的感觉。

和王倦一样拥有旧友重逢感觉的,还有牵头打造《庆余年》的出品及联合承制方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CEO程武。

那是2008年到2009年间的一段日子,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的程武在Google负责市场方面的工作。他回忆起当年看《庆余年》的日子:「白天要上班,晚上8点下班过后,还有一些别的工作和社交,所以就抽各种空闲时间,挤各种时间,有时候损失睡眠,读到后半夜,知道不能影响第二天上班,就强忍着不能再读」。

但《庆余年》有着近400万字的体量,因此有四五个月的时间,作为书粉的程武「追更新追得很辛苦」。

作为普通读者,他曾期待过有一天《庆余年》能像金庸、古龙的小说一样改编为影视作品。但十多年前的网络文学还处在被争议包围的萌芽期,影视行业也还远未将视线投向网络原生的故事和IP。

但那时的编剧新人王倦和外企职员程武都相信,猫腻的作品《庆余年》代表那个时期网络小说的高峰。十多年后,成为业内知名编剧和腾讯影业CEO的王倦和程武依旧认为,即使从今天回望,《庆余年》都是中国网络小说发展史中「绕不过去」的那类作品之一。王倦认为,「哪怕到现在这样,你如果不想看情节太简单或者人物太单一的小说,那么选择《庆余年》依旧是没有错的」。

进入腾讯负责泛娱乐业务矩阵的的程武再次谈起《庆余年》已经是2013年。那一年,「腾讯文学」成立,程武发现网络阅读已经成为主流。此后2015年,「腾讯影业」成立,程武希望能够找到一些优秀IP,《庆余年》成为这其中之一。次年,2016年「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」的颁奖礼上,程武为猫腻颁发「年度成就奖」,那是他作为一个多年书粉的至乐时刻。

(「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」颁奖典礼上,程武为猫腻颁奖)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